中新社北京9月25日电 (记者 李晓喻)中国商务部25日宣布从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聚氯乙烯进行反倾销调查。

商务部于2020年8月18日收到国内产业正式提交的反倾销调查申请。经审查,商务部认为该申请符合相关规定,故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聚氯乙烯进行反倾销调查。本次调查通常持续时间为一年,特殊情况可延长至一年半。

无所畏惧 “消毒老兵”重上阵

全球聚氯乙烯生产地主要集中在亚洲、美洲和欧洲地区,美国是该产品主要出口国,中国则是重点消费市场。据中方统计,2016年至2019年美国对华出口的聚氯乙烯占同期中国总进口的比例从40.15%上升到44.62%,在中国进口货源中占据主导地位。(完)

2003年非典期间,张新茂就从事着列车消毒除害工作。回想起17年前,他仍觉得历历在目。

张新茂介绍,有时由于两辆列车入库时间重叠,考虑到出车情况,组员们会去先行启程的列车内消毒。当一趟列车消毒完后,经过2小时暴晒后的另一趟列车内已“蒸汽腾腾”,其中“煎熬”可想而知。

“这玩意儿不好喝啊。”“一口闷掉就好,你可不能不喝。”正式开展消杀前,张新茂不忘盯着每名组员将“特饮”一饮而尽。

每天上午10时许,杭州南星桥客整所会迎来杭州至连云港东这趟普速列车,列车入库时由5名工作人员同时开展消杀工作。一个上午,消杀小组差不多需要为五趟列车“清肠洗肚”。

此等环境下,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的“全方位防护”却是缺一不可。如此“内外焖蒸”环境下极易中暑,因此上车前喝一瓶“特饮”——藿香正气水,已成为消毒员们的必备功课。

“所以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情况是列车一停马上上车作业,因为刚停的那一段时间里还能感受到空调余留的冷气。”消杀小组组员蒋平说,“每次完成一辆车的消毒后还不能脱防护服,因为防护服都是一次性的。等全部消毒完后,我们才能脱了衣服去冲澡解暑。”

关关难过关关过。“我们已经习惯了,做好列车消毒是我们的本分工作,也是沉甸甸的责任。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就克服一下。忍一忍,夏天也就过去了,相信不久以后,疫情也就过去了。”(完)

“春节那段时间条件还是有些艰难的,哪里都防疫物资短缺,所以防护服我们都舍不得换。”张新茂说。

记者发现,每一个消毒员上车时都拎着一个红桶还有几块抹布,桶里装着经稀释配比的84消毒液。张新茂介绍,平时人们在大型车站或是公共场所大多看到工作人员进行喷雾消毒,“列车上不一样,如果用喷雾消毒难免会弄脏座椅,必须要擦拭形式来消毒。”

“无死角”擦拭 全方位细致消杀

工作人员在列车上进行消毒。王刚 摄

张新茂介绍,铁路消毒员最初的工作任务是对列车进行消杀,以除虫害为主,自疫情袭来后便开始进行全方位消毒。

工作人员在列车上进行消毒。王刚 摄

内外焖蒸 上车前需喝解暑“特饮”

而在今年,来势汹汹的疫情令不少人有些措手不及。1月25日大年初一开始,张新茂接到通知后便重新“披甲上阵”肩负起消杀工作,整个春节期间无休。

聚氯乙烯是重要的有机合成材料,主要用于建材、包装、电子电气、家具装饰、日用百货等。

“我们五个人擦一节车厢要10分钟左右,这趟列车有16节车厢,全部消毒完需要2个多小时。”张新茂说,小组主要开展预防性消毒,目的是将病毒消灭在摇篮里。如果列车上有发热病人,则会有专门的疾控人员进行终末消毒。

“这个季节是最难熬的。”登上列车,闷热感一下袭来。杭州客运段后勤车间党总支书记孔敏介绍,与现代化的高铁动车不同,绿皮车的消毒难度在于其入库后便会断电,因此消毒时没有空调,车厢内部便会十分闷热。

物资短缺,又“身陷一线”,家人对于这份工作开始也有几分不理解。随着物资逐渐充裕,防护服不再是难题,张新茂和组员们又开始面临高温考验。

除此之外,硬座、软座、卧铺、餐车的存在也给列车的消毒工作增加了许多难度。如在擦拭卧铺时,铁路消毒员会爬上楼梯,对卧铺的扶手、床头等处认真消毒,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穿防护服的感觉我再熟悉不过,因为当年就是这样开展消杀的。但那时候是春天,加上疫情很快过去了,倒也并没觉得多‘煎熬’。”张新茂说。

在张新茂眼里,消毒工作丝毫不能马虎。“凡是旅客能摸到的地方都要擦拭一遍,特别是衣帽钩、水龙头、门把手等容易遗漏的地方。”

工作人员在列车上进行消毒。王刚 摄

Last modified: 2020年9月26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