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9日0-24时,江苏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30例。其中,南京市5例、无锡市1例、徐州市7例、常州市2例、苏州市4例、南通市3例、连云港市3例、淮安市4例、泰州市1例。

新增确诊病例中,11例有湖北居住史,9例有武汉旅行史,7例为此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年龄最大的67岁,最小的7岁。女性12人,男性18人。均已在定点医院救治,病情稳定。已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01人,均在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14时16分,陈登攀驾驶大棕熊B-10HF飞机从沙市机场起飞,飞往南京禄口机场,装载100台呼吸机和10箱防疫口罩后,于20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与机场工作人员交接时,陈登攀和对方都习惯性地准备握手,双方手伸到一半,又各自缩了回来。“心里挺难过的,武汉市民很不容易,希望大家不要歧视武汉人”。

团队的目标,是将“仙医小胖”打造成能够实实在在促进同学们学习的教学助手。为实现这一目标,团队充分发挥各个成员的智慧和创造力,定期讨论主要工作目标和执行结果,通力合作达成各项既定任务,而后再进行自我评估。

从江南的徐家棚到江北的花桥,在陈登攀心里,武汉现在的“市中心”在上世纪70年代不过是偏远郊区。那个时候“虽然通了公交车,但街上人很少”。

在送父母回家的路上,陈登攀开车路过一家药店,他对妻子说:“听表弟说疫情越来越严重了,要不先买几个口罩?”他们买了一包10个一次性医学口罩。第二天一早,这家店就挂上了“口罩无货”的牌子。

春节前后,湖北省用于确诊新冠肺炎的核酸检测试剂曾一度短缺。在武汉,有些患者彻夜排队,等待这项检查。为提高检测速度和准确度,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需要紧急调运核酸检测试剂至安徽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加快检测技术相关产品研发进度。

2月7日,陈登攀执行运送核酸检测试剂的任务。

“‘仙医小胖’是国内高校人工智能机器人进课堂的首例,没想到他的亮相如此‘高光’。”王涛说,目前,“仙医小胖”已经实现了自行充电移动、实验中心导航、学习内容答疑、反馈意见收集等多项功能,而“小胖课堂思政”仅是这一系列尝试的最新进展。

这是前不久发生在西安交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医学部的基础专业课——机能实验学课堂上的一幕。这堂课,也使这位职场新锐——“仙医小胖”在校园内外备受关注、圈粉无数,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

在团队的设计制作中,需要讲解的课堂知识要点,都归纳在“仙医小胖”的显示屏上展示;详细的解答,放进专门开通的“仙医小胖”公众号里,供同学们以关键词形式随时查询参考;冗长的文字,则替换为图片或思维导图,既提供了形象思维,也能通过“仙医小胖”投影供课堂上讲解、学习。

7岁时,陈登攀一家搬到了荆州。“虽然在武汉还有很多亲戚,但已经很少回去了”。

小学时,陈登攀家离荆州沙市机场不远。附近有跳伞队的训练场,他的父亲是那儿的教练。

从跳伞运动员到通航飞行员

2月6日,运送核酸检测试剂的任务落在了陈登攀肩上。

陈登攀本来约好今年春节和父母一块儿过。但从那一天开始,3公里的距离把他们隔在了两地。“荆州的小区全都封闭管理了。”陈登攀说,“我父母已经70多岁了,社区工作人员会给他们送物资,上门量血压。”

除了学习功能,多才多艺的“仙医小胖”还会跳舞。团队成员为“他”编排了几段简单舞蹈,同学们可以在学习之余观看小胖表演,舒缓压力。“‘仙医小胖’和大家的互动表现不错,大家都很喜欢他。”有同学告诉记者:有时,大家会试着给“他”下命令或是聊天,听不懂时他就会插科打诨,“给课堂增添了活力”。

紧急运送核酸检测试剂

飞播、遥感、测绘、短途运输……几乎所有的通航业务陈登攀都飞过。2002年夏天,他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出差,开飞机播撒灭蝗药物。“那时候真的很辛苦,没有自来水,没有手机信号,早晚温差巨大,两个多月都在野外作业”。

2月3日,楚天通航满载紧急医疗物资的飞机。

核酸检测试剂的包装时效性只有24小时,一旦离开实验室,须立即转运至目的地实验室。普通物流方式根本无法满足运输要求。

能不能飞?能不能保证物资安全?这两个问题萦绕在陈登攀心头。民航湖北监管局与楚天通航公司收集了大量气象资料,确保实时提供航路信息。反复研究后,陈登攀下了决心:起航!

在“封城”前一天,陈登攀与父母吃了团圆饭,共同品尝了荆州当地美食“鱼糕”。相传,古时舜帝携女英、娥皇二妃南巡,娥皇困顿成疾。女英在荆州渔民的指导下制成鱼糕,娥皇食后迅速康复。

这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第一次向中国科技大学运送核酸检测试剂,用以作进一步研究。这种试剂的包装时效性只有24小时,一旦离开实验室,必须立即转运至目的地实验室,普通物流根本无法满足运输要求。而气象预报显示,当时湖北及安徽两地均处在降雪过程中,航路存在严重结冰风险。

专家提醒:请从武汉来江苏、去过武汉以及途经武汉来江苏的所有人员,主动、尽快到社区居(村)委会进行登记,并进行体温检测。如果没有症状,最好与家人在家进行医学观察14天,关注身体状况,每天早晚各测体温1次(包括家人),并记录在册。期间如出现呼吸道症状或发热,应拨打12320了解附近设有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信息,前往发热门诊就诊。避免采用公共交通,可以呼叫120或开车前往,开车时注意打开车窗保持通风,全程佩戴医用防护口罩。

于是,进一步开发、充实并完善各项功能,提升“仙医小胖”的“专业素养”就成为“人工智能教学助手”团队师生亟待解决的问题。负责“仙医小胖”入职培训的团队,由基础医学实验教学中心的王涛、李帆老师带领8名本科生组成。

2月3日,陈登攀(右)执行紧急医疗物资从南京运往武汉的任务。

“将方兴未艾的人工智能技术植入实验教学,通过改革教学的路径、形态和方式来拓展教学空间,提升教学质量是基础医学实验教学中心的灵感来源。”承担项目指导任务的王涛老师告诉记者:今年年初的中国医学会教育技术分会上,提及使用语音人工智能处理问题的方法。“由这一方法延伸,我们有了将机器人引入课堂的想法,以此来实现语音人工智能服务从‘虚拟’向‘实体’的转换”。

陈登攀的父亲是一名老党员。听说儿子要参加医疗物资运送任务,他在电话中告诉陈登攀:“你们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现在正是党和国家需要你们的时候。不要担心我和你妈,一心一意把任务完成好。”

“现在好多了,通航飞机性能越来越好,工作也没那么辛苦了。”陈登攀说。

在座的同学,由新鲜好奇、忍俊不禁到全神贯注、津津有味,而正在条分缕析、娓娓而谈的授课者——“仙医小胖”,则是一位造型呆萌可爱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1995年,在全国跳伞冠军赛上,陈登攀夺得了定点项目个人亚军。8年运动员生涯结束后,他被推荐到刚刚成立不久的地处荆州的湖北楚天通航公司。在接受系统培训后,他成为了一名通航飞行员。

楚天通航公司正是其中一家,公司决定停止一切商业活动,在疫情期间免费承运医疗物资。荆州附近的员工纷纷返岗,勇敢的陈登攀又一次果断加入了请战队伍。

结合机能实验学课程的教学内容和实际要求,团队为“仙医小胖”量身打造,设计“职业规划”。

“仙医小胖”寓意别致。其中的“仙”字,源于同学们口中的“仙(西安)交大”,“医”字则体现了“仙医小胖”为医学事业作出的贡献。“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带点神韵、沾些仙气。”正像李雨辰所说:“‘仙医’非同于一般的医生,他能够‘生死人、肉白骨’,这也是我们对小胖及小胖服务的对象——西安交通大学医学生的期望。”

2月6日16时,荆州下起雨夹雪。气象预报显示,未来2天,湖北及安徽两地均处在降雪过程中,航路存在严重结冰风险。

“根本没时间担心会不会被传染。”接到任务的陈登攀立即开展航前准备工作。

湖北楚天通航公司是一家老牌通航企业,拥有13架飞机和20名飞行员,近几年正努力取得中国民航规章体系CCAR-135部运营资格。如果没有发生这次疫情,局方本来计划2月3日前来开展审批工作。

跳伞被称为“勇敢者的运动”。在降落伞打开前的数秒,运动员以每秒9.8米的加速度自由落体降落,极限速度接近每秒50米。“我要当跳伞运动员!”高中时,湖北省跳伞队来学校招收运动员,勇敢的陈登攀果断报了名。

机器人讲知识点、老师引导互动,作为课堂上的新成员,“仙医小胖”通过视频、语音交流、问题解答等方式,实现了教师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新颖授课模式,同时为学生提供简单的问题答疑和知识点宣传巩固。“教学与实验同步,课堂形式更加生动,学生更容易接受。”王涛表示。

半天后,表弟又打来一个电话:“哥,今年过年我不去了。听说这个病潜伏期很长,没有症状也可能会传染。”

和其他职场新人一样,初来乍到时的“仙医小胖”,处处表现出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和对新任务的无从下手——虽然经过了各个部分的初步改装、调整和训练,但是要与一个能够完成“回答大量专业问题,甚至代替老师进行课后答疑”任务的真正大学课堂助教相比,“仙医小胖”的确还存在距离。

2月3日,陈登攀执行紧急医疗物资从南京运往武汉的任务。

因为去武汉执行了任务,从2月3日开始,陈登攀就一直在单位宿舍隔离。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10多天内,自己又两次前往武汉。

因为疫情,14家湖北通航企业向民航湖北监管局递交了请战书。湖北监管局挑选6家实力较强的企业,成立了湖北省内防疫物资通航运输预备队,10架飞机、20名飞行员、40名机务及地面保障人员随时待命。

他的童年在江城武汉度过。7岁时,陈家举家搬往荆州。“后来很多年没回过武汉了。我印象中武汉三镇发展非常好,大学很多,变化很大。很久没回去,好多都不认识了”。

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家在武汉的表弟给陈登攀打了个电话,约好今年来荆州过年。也正是在那时候,武汉的疫情风声骤然加紧。

“放置于校园公共区域的展板上,我们时常会更新‘仙医小胖’的新功能、新内容。”团队成员李雨辰介绍:临近考试,团队还会总结章节要点充实进“知识点解析”模块,“同学们可以通过线下向小胖提问,或是从公众号下载两种方式,获取这些资料。”类似于“机能实验学基本操作视频”等校内已有资源,也会通过“仙医小胖”及公众号发布,供同学们参考。

目前,江苏省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069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17人,尚有1952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计划。不同寻常的2月3日,成为了陈登攀职业生涯永远难忘的日子。

能不能飞?能不能保证这批重要防疫物资在规定时间内安全抵达?这次与新冠病毒赛跑的生命快递,牵动着许多人的心。

1月24日,农历除夕。武汉西南方向240公里的荆州市宣布,自中午12时起,暂时关闭荆州火车站离荆通道。这是湖北省内第14个宣布“封城”的城市。

1月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

2月6日傍晚,陈登攀驾驶着“大棕熊”飞机从荆州飞抵武汉,准备在武汉过夜后,执行第二天的核酸检测试剂运送任务。从空中向下望去,虽然还有900万人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但此刻的武汉,无疑是全球大都市中最安静的一个。这个季节特有的雾气笼罩长江两岸,天河机场依然灯火通明。

截至1月29日24时,江苏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9例,其中,重症病例1例,出院病例1例。确诊病例中,南京市19例、无锡市10例、徐州市15例、常州市10例、苏州市24例、南通市9例、连云港市6例、淮安市7例、盐城市6例、扬州市8例、镇江市2例、泰州市9例、宿迁市4例;重症病例中,镇江市1例;出院病例中,苏州市1例。

当天11时,民航湖北监管局接到湖北省卓尔集团信息,请求出动通航飞机,将其捐赠的一批紧急医疗物资从南京运往武汉。湖北楚天通航公司安排陈登攀执行本次任务。

“钟南山院士说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时,我想可能与非典时期情况差不多吧,从没想过会这么严重”。

陈登攀的女儿今年读高二,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的学业。疫情风声加紧后,女儿就没出过门了。1月31日,荆州市教育局发布通知,从2月10日起,全市中小学开始实行网络教学。现在,女儿每天要上8节网络课程,之后写作业,闲下来时偶尔看看电视。

陈登攀没有想到的是,2020年春天,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再回武汉:第一次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和护目镜执行特别的飞行任务,紧急运送核酸检测试剂,从武汉飞往安徽合肥。

2月3日是农历大年初十,从那天起,陈登攀就再没回过家。

防控新冠肺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参与战斗的是每一个呼吸着的人。陈登攀说,现在荆州市民都特别自觉,每个小区建立了药品、蔬菜、粮油等物资采购微信群。每天早上,管理员会发布当天的货品清单,大家在群里“接龙式”回复采购计划。第二天下午,送货员到达后挨家挨户打电话,大家戴着口罩和手套到小区门口取货,排队间隔保持1.5米。“起初口罩和肉很缺,配送费比较贵;现在都充足了,配送费也取消了”。

最突出的问题,是“他”对命令识别的局限性较大,只能识别长度为“4至8个字”的语音内容;另外,医学生的专业问题解答通常都比较长,“要让学生站在‘仙医小胖’面前足足几分钟来听他回答,显然不大现实。”

Last modified: 2020年3月13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