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醒木、一把折扇、一条手绢,演员穿着长袍马褂,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台下观众品着盖碗茶、嗑着瓜子,笑声不断,掌声不绝……去茶馆听相声,到戏楼品京剧是老天津卫平日的休闲方式。

进入11月,天津的夜间经济开启冬春季运营模式,欣赏曲艺节目,是不少人在冬季夜晚的选择。

90后沙县小伙儿毛伟明也曾是培训班里的学员,与沙县小吃升级的脚步同频,他和合伙人在日本早稻田大学附近的高田马场开了连锁店。为适应日本人喜食油炸菜品的习惯,他将传统的“煮扁肉”改良成了“炸扁肉”,价格也翻了6倍。不久前,他的第四家门店也在横滨中华街开张,沙县小吃“笑口常开的吃豆人”连锁品牌形象由他带过大洋,在海外点亮。

中国曲协副主席、天津市曲协主席籍薇介绍,曲艺是中华民族民间说唱艺术中的瑰宝,天津素来被誉为北方曲艺之乡,有着懂曲艺、爱曲艺、捧曲艺的广大热心观众。听天津茶馆相声已逐渐成为特色旅游项目,有游客甚至说“没听段相声,就等于没到过天津”。从2012年起,游客观众已从原有的北京、河北等周边省市扩展至上海、福建、广东、台湾等南方省市,目前外地观众比例已占到六成。

的确,年轻人是夜经济的带动者。天广乐相声社团是西岸相声剧场的常驻演出团队。演员由“80后”“90后”的大学生组成,他们不但很好地继承了传统津味相声的艺术精髓,而且富有积极的创新精神,紧贴社会生活,传承创作了一个又一个新作品。这是西岸“挂票”难求的原因之一。

西岸相声会馆成立于2011年,是天津首家无烟相声茶楼。一楼的散座加上二楼的包厢,可以同时容纳三四百人听相声。周五晚六点半,离演出还有一个小时,记者来到地处人民公园的西岸相声会馆售票厅,看着几个年轻人摇着头离开,上前询问买票的情况,被告知:“哪还有坐票?连‘挂’在墙上的票也没买到。”幽默的回答中透露着相声茶馆的火爆。

“我的父亲,一个老兵,从年轻到处流浪,最后流浪到台湾。”“我家的两岸故事——迁台历史记忆两岸四城巡展”近日在福州三坊七巷展出,出席活动的台湾沈春池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沈庆京触景生情,回忆起父辈的迁台记忆。

邓世奇坦言,“当时若没有县政府的支持,沙县小吃走不到全国去。”事实上,早在1998年,为改变沙县小吃从业人员素质低、门店规模小、档次低的窘境,当地县政府牵头,注册“沙县小吃”服务商标,并成立公司统一进行品牌管理,试图收编“野生”的沙县小店,升级成连锁经营。

“我来台湾算是第二代,”沈庆京说,“许多同样是第二代的朋友、同学、邻居都已经不在了。”他呼吁,对于残存于世的迁台历史记忆要抢救保存下来。

构建“总公司、子公司、终端店”三级架构,各地成立子公司负责直营或加盟连锁,食材统一采购、统一生产、统一配送,终端店以“旗舰店、标准店、单品店”三种模式面向市场,同时从店铺选址、产品定位、视觉包装、食品安全标准和人员培训等方面进行标准化管理……如今,沙县小吃已成立集团公司,推动沙县小吃向“标准化、品牌化、产业化”迈进,甚至孕育着品牌上市的升级梦。

(本报记者 刘茜 陈建强)

刘刚分析,从天津城市发展定位看,发展夜间经济要把握两个方面:一是根据消费者需求,尤其是80后、85后和90后的需求,打造丰富多彩和时尚引领的服务产业。在时尚引领上,不仅要引进和创造领先的服务新业态,而且要引领艺术和文化方面。二是把发展夜间经济与数字和智能技术相结合,使夜间经济成为新技术发展的突破口。

“政府支持是一回事,被收编就是另一回事。生意再小也是自己的。”邓世奇的这句话说出了不少不愿被收编的“当家们”的心声。在邓世奇看来,一味追求品牌统一并不会助推产业升级,即便未归入“官方麾下”,也一样能为沙县小吃创造价值。

“我家的两岸故事——迁台历史记忆两岸四城巡展”活动延伸自2016年起调研的“迁台历史记忆库”抢救计划,迄今已搜录超过800名见证人物,呈现迁台人物及其后代真实经历的影音纪录与珍贵文物。

家住北京的刘先生与朋友经常一起来天津,半个小时的高铁,切换着两个城市,天津海河的夜景、天津的饮食还有天津的文化都吸引着他:“之前都是在电视上看相声听京韵大鼓,但是到天津可以在茶馆听感觉还是不同。一些传统文化的保留,天津做得不错,我对天津传统文化方面的了解与认知也在逐步加深。”

看到沙县小吃“走出去”并带回了实际的经济效益。1997年,沙县政府成立“小吃办”,推广“全民小吃”的致富模式,并到基层开展宣讲,鼓励乡亲们“外出北上”拓展沙县小吃市场。

有业内资深人士表示,雏鹰牧业本是沙县小吃品牌“上市”的踏板,奈何曾经的养猪巨户竟倒在了猪价起飞之前。

“那时候我觉得,眷村是人类最好的居住环境。”卢秀芳回忆说,“家家户户都不关门,小孩子肚子饿了就去邻居家吃饭,连我们养的小猫小狗也会到处串门。”

沙县小吃的民间力量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也让“官办沙县小吃”有了不少紧迫感。

“我常常在想,也许就是天意吧,他留了一口气活下来,像一株植物一样,来到台湾开枝散叶,就有了我们的家庭。”卢秀芳感叹道。

西岸相声会馆总经理刘婷婷介绍:“夜生活都是始于餐饮,然后游购娱跟进,但相较于KTV、酒吧、牌馆、影院这些千城一面的同质化载体,相声茶馆是一张最能体现天津传统文化特色的名片。”据她介绍,西岸相声会馆开业以来,在拉动周边消费的同时,也为所在区的经济发展作着贡献。“西岸相声会馆除了除夕休息一天外,每天都有演出,元旦和大年初二还会推出跨年及超长专场,让市民和外地游客晚上有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

佛光大学文化资产与创意学系教授张誉腾说,他的父母之所以会来到台湾,是因为母亲骨子里的“冒险基因”,鼓励父亲从农村走出去。于是,1946年,张誉腾的父亲带着寻找更好发展机遇的憧憬到了台湾,隔了两年,母亲也带着6个小孩到台湾团聚。

令张誉腾遗憾的是,父亲在1988年过世,在台湾生活了42年,虽然与故乡晋江磁灶镇张林乡嘉福村只有一水之隔,却始终再也没有回去过。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特大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博导叶堂林:

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你可能没吃过沙县小吃,但你一定见过它们的店面。而提起沙县小吃又不能不提沙县小吃的传奇人物——邓世奇。

“一个蒸饺13.8克,面上要有7个褶。”年前,在位于沙县小吃培训中心的教室里,林保灯正在为海外归来的厨师们教授“沙县小吃四大金刚”的制作方法。

上世纪90年代初,在沙县和邓世奇一样以经营小吃谋生的不在少数。由于赶上了南下务工的大潮,沙县小吃满足了当时无数打工者对廉价快餐的需求得以四处开花。

1987年,沈庆京偷偷赞助老兵回大陆探亲,夹带拍摄《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节目。“那时候默默在做这件事,”他说,“很后悔过了三年才想到,应该把那些老的故事、物品还有书信留存下来。”

此前,沙县小吃集团曾联合京东推出了“鲸鲨”项目,社区拼团产生的订单通过京东冷链运送到消费者附近的沙县小吃实体店,客户去店里的鲸鲨自提柜提货完成交易。

刘婷婷介绍,西岸每天的节目构成基本固定,但内容绝不重复。节目单都是检场后根据后台观众构成的大数据临时确定,这样倒逼演员每人都必会二三十个段子。他们开发的文创衍生品,销售额已经占到全年营收的5%,为“夜赏津曲”和讲好天津故事提供了鲜活的道具。

京剧同样给天津经济聚了人气。今年国庆长假期间,由天津市文化和旅游局、天津京剧院策划推出的“情景京剧灯光秀”每晚8时在戏楼上演,韵味十足的《空城计》《坐宫》《赤桑镇》尽显国粹艺术魅力,“情景京剧灯光秀”直播圈粉20万人,假期七天古文化街游客超70万。

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刚接受采访时介绍:“天津的城市居民已经达到了1500万人,拥有相当比例的外来人口,具备发展夜间经济的基础和条件。同时,天津市独特的城市风貌和交通条件使夜间经济具有自身的特色和优势。首先,天津的五大道、意式风情区和海河风景区独特的域外风光,不仅能够吸引本地消费者,而且能够吸引外地的消费者观光和休闲。其次,天津拥有浓郁的相声和戏剧文化,能够为夜间休闲者提供文化享受。再次,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尤其是便捷的城际交通,使天津市的夜间经济的消费者来源更加广泛。”

新年伊始,位于郑州市康平路附近的沙县小吃门店拆去了招牌上的全国加盟电话。老板赵杰名告诉记者,“公司几个月前通知加盟电话换了,想着新年新面貌,就把该拆的都拆了。”不同于传统印象里的沙县小吃,这间不足30平米的小店,店内墙面统一用杉木板包裹,菜单上除了拌面、扁肉、蒸饺、炖罐“沙县小吃四大金刚”之外,还能看到不少商务套餐,价格在6元到20元不等。

直到1949年底,张誉腾一家在台北中华路附近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里安顿下来。房子临近铁路,夜里汽笛声一响,全家都会被吵醒。

年轻人是夜经济的带动者

在品牌升级的过程中,回归做小吃的初心,守住食物里流传千年的烟火气息,从店铺选址、产品定位、视觉包装、食品安全标准和人员培训等方面进行标准化管理,推动沙县小吃向“标准化、品牌化、产业化”迈进,更好地走遍全国、走向世界。

“不能有点‘铜臭味’就丢了‘烟火气’。”在沙县小吃产业发展中心教育培训办主任林保灯看来,她的职责就是要在品牌升级的过程中,回归做小吃的初心,守住食物里流传千年的烟火气息。

一批夜间经济载体托起“夜津城”

夜间经济是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为适应人们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的一种业态模式,其本质是都市人群的娱乐消费在时间上的延伸。夜间经济能够反映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活力和居民的消费信心,发展壮大夜间经济不仅能够有效推动消费升级,同时也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一个必然举措。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要活跃夜间商业和市场,通过夜间经济推动消费升级和经济增长。一线城市的夜间消费已占到全天消费产值规模的50%以上,并且这一比重正呈上升态势。天津市夜间经济发展态势良好,主要呈现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发展定位准确,并能与本地文化实现有效融合,除了天津之眼和五大道,一些非常“接地气”的文化消费方式也备受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的推崇;二是各种业态间已形成相互支持,相互带动的发展格局,比如西岸的相声茶馆是一张“津味十足”的传统文化名片,其对周边夜间娱乐消费的拉动效应十分显著;三是发展夜间经济的基础稳固,天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态势显著,从2014年的31506元增长至2018年的42976元,年均增长率为8.07%,这为天津发展夜间经济打下了较好基础。天津市目前正依托海河文化带着力提升其夜间景观品质,这已成为天津市的一张亮丽名片,其夜间经济正依托夜间景观形成较为丰富且完善的业态模式,这为天津市经济增长注入强劲动力。

2018年11月6日,《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对外发布,意见指出,将以打造“夜津城”为主题,着力建设一批夜间经济载体,营造高品质夜间营商消费环境,大幅提升城市开放活跃度,加快形成夜间经济体系。

张誉腾对童年的记忆印象是“颠沛流离”。“1948年到1949年的年底,一年半的时间,我们一家搬了11次家。”他回忆说,那时候没有固定住所,常常借住在亲戚朋友家,因为小孩太多,住久了对方感到厌烦,就只好搬走。

在当地行业公会看来,在沙县小吃的“升级之路”上,从无到有的海外布局比从有到优的国内整编要轻松一些。

相关数据显示,沙县已先后在18个国家申请注册沙县小吃商标,沙县小吃的“原乡情结”已经走进日本、英国、德国、美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营业额已突破百亿元。

从原乡情结到布局海外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国庆期间,天津接待游客1043.6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03.95亿元,同比增长12.1%、10.3%。

“长期以来天津以制造业为主导,2018年天津市第一、二和三产业的比重为0.9:40.5:58.6,第三产业占比远低于北京和上海。发展夜间经济对促进天津市第三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第三产业的发展与消费存在密切关联。2018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表明,天津市人均消费支出为14708元人民币,排在上海和北京之后。夜间经济的发展,将会进一步提升天津居民的消费支出水平和天津第三产业的发展,对天津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刘刚对天津的夜间经济前景表示肯定。

然而,2019年10月15日,深交所一纸终止上市的公告宣布,曾经入股沙县小吃、号称要整编万家门店助力品牌上市的雏鹰农牧走到了资本之旅的终点。这一天,郑州的沙县小吃经营者李凯也拔掉了自己门店里“鲸鲨”冷链自提柜的电源线。

从行业传奇到野生竞品

1991年,邓世奇夫妻俩背着十几万元的外债,买了两张火车票,带着鸳鸯锅和打扁肉的木槌卖起了沙县小吃。短短数年,他们在厦门竹坑路开了4家店面,翻身成了同乡人眼中的“风光户”。

与张誉腾的父母积极主动迁到台湾的经历不同,台湾知名主持人卢秀芳说,她的父亲是“被迫”迁到台湾的。她说,1950年,父亲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惨烈的长津湖战役中幸存下来,1951年辗转到了台湾。

而在相隔千里之外的福建沙县小吃产业园内,总投资2300万元的“中央厨房”正开足马力加紧试生产,每天通过“供应链服务系统”将约40吨扁肉、蒸饺等各类沙县小吃的半成品送往全国各个加盟店。

“鲸鲨项目对沙县小吃来说,意义不仅仅体现在经济效益。”沙县小吃易传媒副董事长兼CEO吴易得说。吴易得所在的沙县小吃易传媒公司和沙县小吃易投资公司共同负责沙县小吃的品牌管理和全国6万家门店的整合工作。

卢秀芳从小在眷村长大,在她的印象里,那时候大家不管来自大陆哪个省,左邻右舍都像兄弟姐妹一样相互帮忙。眷村里面说大陆大江南北方言的人都有,因此,从事新闻工作的卢秀芳几乎各处的方言都听得懂。

今年,巡回展在两岸举办,获得许多民众热情的响应。沈庆京说,在高雄和台北展出时,很多迁台一代的老人家带着子女和孙辈来听他们的故事。“我希望能在自己有限人生将这些珍贵的、两岸共同拥有的历史记忆传承下去。”沈庆京说。(完)

根据沙县同业公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像郑州康平路这家沙县小吃店面一样的规范加盟店共有2485家,未来三年计划增加到至少1万家。

自沙县小吃办成立第二年起,当地政府就开始免费培训学徒,下乡下村传授手艺,甚至趁着沙县人春节返乡办培训,10多年来,培训学员累计超过5万多人(次)。

“虽然在全国的沙县小吃中,由沙县人亲自烹饪的店面不到一半,但要想获得好的客流,最重要还是要学好手艺,单凭招牌上的四个字是招不到回头客的。”林保灯告诉记者,在小小的灶台上,沙县小吃从未停下品牌升级的脚步。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两家公司均由沙县系国有资本控股,雏鹰农牧及其投资的公司担任第二大股东。2016年,雏鹰农牧集团通过增资方式,与沙县小吃集团正式联姻,在原料供应、产品研发、共享市场渠道资源等方面展开合作。

“官办”公司的上市梦

为更好了解沙县小吃这个年营业额超过百亿元的产业发展境况,记者日前走进沙县,探寻沙县小吃品牌撬动全球6万家门店背后的秘密。

在李凯看来,“鲸鲨”是雏鹰农牧推动沙县小吃门店升级、推动品牌上市的一步。雏鹰农牧的退市,也意味着沙县小吃的“上市梦”和“鲸鲨”项目一样,有可能搁浅在资本的大潮之中。

当时,申请官方品牌的经营者须是沙县户籍,而邓世奇的“沙县原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却直接取消了“准入门槛”,打出了“10天就能做沙县小吃”的宣传标语。一时间,他们成了与“官方”争抢市场的民间力量。

“迁台第一代到现在几乎都已经渐渐凋零了,迁台第二代也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紧接着第三代慢慢在成长。我们的先辈们经历了什么样的九死一生、颠沛流离的故事,他们还在乎吗?他们还懂吗?他们还愿意聆听吗?这是我担心的。”卢秀芳感叹道。她说,希望用一些积极的手段,让这些迁台故事能一代代传承下去,把这些历史注入后辈们的记忆之中。

Last modified: 2020年3月20日

Author